林小喜小说第二部分 原来她是个嫌贫爱富的女孩子

博主:翡翠玉石翡翠玉石 2个月前 (02-18) 161 0条评论

镐京城,作为大周朝的王都,中原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,屹今已有三百余年的历史了,这里是中原文明的象征,也是王朝权利的中枢,礼乐文化在这里达到了历史的最鼎盛,然而由盛转衰,似乎是这世间永恒不变的真理,王朝的凋零大概也是从这里缓缓的向外蔓延开的。

初秋的阳光算不上温暖,但还是很明媚的,当东边第一缕晨曦照耀在大地时,露水开始悄无声息的蒸腾,带着一股寒意和泥土的气息化作朦胧的薄雾,让人从视觉与嗅觉上直观的感知到这充满肃杀的季节正缓缓的来临。

近日,轻小说「青春猪头少年系列」公开了第11卷「青春ブタ野郎はナイチンゲールの夢を見な」(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夜莺)中的部分插图,展现了梓川咲太与赤城郁实等人的角色形象。
第11卷将于12月10日(明天)发售,本卷将着重于「大学篇」,讲述梓川咲太与新旧好友在大学时遇见的新问题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镐京西南约七八十里的沣水之上,一艘大船正逆流缓缓朝北驶来,船头夹板上立着一面大旗,旗帜迎风招展,上书一个篆写的宋字,这艘船正是宋国世子司空招待好友游玩的客船。

这位宋国的世子名字就叫作司空,他可不是王朝中掌管水事的官员,在司空刚出生时,有位游方的术士给他算过命理,说其命中缺水,日后也必将亡于水上,他父亲子白这才给他起名为司空,以填补命理所缺,希望他日后能躲过这一劫。

可司空自己却并不在意,平素最喜爱的便是出船游水了,一览这众川的巍峨,江河之风景。此时的客舱里正摆着一桌宴席,三个青年人相对而坐,谈笑风生。

这三人本是至交的好友,昔日的同窗,年龄也相仿,均都是京都一带年轻一辈中的俊才,论样貌,个个生得英气勃发,俊秀非凡。其中居主位坐着,穿着一身青色长衫的自然就是司空了,他左手边坐着一个白衣翩翩,气宇轩昂的奇美男子,此人眉目清秀,肤如凝脂,生有三分的女相,抬手投足间却尽显洒脱的男儿气概,只是不知为何,眼里却总带着一丝莫名的沧桑,他就是当朝的太史伯阳勉。在他对面坐着的是少司寇李勃孜,此人一身黑色素衫,腰间挎着佩剑,脸上倒是少了些秀气,多了几分英伟……

而司空今日正是听闻自己的好友伯阳勉采风游历归来,这才特意从宋国出船相送,顺便邀了李勃孜,三人一起游船踏景,在这沣水之上把酒谈天的。

此刻司空手里正捧着一卷厚重的竹简读得津津有味,只听他嘴里啧啧称赞道:“子勉兄,你这本诗经真可堪是文萃啊,看这一句‘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’,短短的几个字竟能将女子形容得如此的生动,我看天底下的美貌女子大抵也就是如此了,妙哉!真是妙不可言啊!”

伯阳勉道:“这首‘桃夭’出自钟离国的一位才子,的确是百年难得的佳作,能将其收录在诗经当中,也算是我这次出游最大的收获了。”

李勃孜饮了一口酒,道:“你这诗经里头收录的诗作没有三百篇依我看也差不多了吧,你说你一个太史,不好好记录当朝的政事,非要跑去民间专门收录这些诗作,你这这算不算是不务正业啊?”

司空听言嘿嘿一笑,也点了点头,故作一副正经的样子,附和道:“勃孜兄说得对,他这何止是不务正业,简直就是尸位素餐嘛,辛亏现在百官都不上朝了,否则参他一本,看他还敢整天的往外跑。”两人很是默契的调侃起伯阳勉来。

伯阳勉自然不甘示弱,笑道:“二位所言甚是有理,既然如此,那还是把竹简还我,我将它毁去,从此痛改前非,好好的记录我的历史便是了。”言罢,作势就要去抢司空手中拿的竹简。

司空一惊,连忙将手负于身后,道:“哎别别别,我还没看完呢,再说了,这文坛瑰宝若是因此而毁去了,那我跟勃孜兄岂不成了千古罪人了。”

李勃孜笑道:“你别拦着,让他毁,我就不信他敢冒这天下之大不韪,这本诗集可是尹吉普老太师和他爹老太史的毕身心血,你看他敢不敢毁。”

司空道:“那也不成,这历史嘛还是得好好的记载,至于这本诗经,先借我拿回去抄录一份,如何?”言罢,对着伯阳勉露出一副讨好的笑容来。

伯阳勉无奈的摇了摇头,叹道:“当朝的史官永远都写不了真相,有什么好记载的,还是留给后世的人去写吧,再说如今这局势……天子不朝,百官待就,还有什么事可记载的。”

李勃孜突然收敛了笑容,沉吟了片刻,道:“你还别说,前两日还真就出了件大事……”

司空与伯阳勉听言互望了一眼,也都收敛了玩笑的心思,仔细的听了起来。

只听李勃孜道:“前日南山别苑遇刺一事你们可曾听说了?”

听言,司空有些失望的摆了摆手,道:“嗐!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,那个尹球,祸乱朝野,残害忠良,想杀他的人多了去了,不被行刺那才是怪事呢。”

伯阳勉倒是刚刚采风归来,对于南山别苑遇刺之事还不得而知,只是微微皱眉,顺势拿起身前的酒盅呷了一口,不作言语。

李勃孜道:“我听说这回的刺客是个御枢境的剑客。”

司空微微一愣,惊到:“七阶剑客?”

李勃孜点了点头,道:“虽然没能杀得了尹球,但刺客却是逃了,而且还杀了两个融通境的高手,想来应该是七阶不假。”

“逃了?”司空一愣,有些诧异的笑了笑,道:“南山别苑如此森严的守备,竟能让刺客给逃了,这刺客还真是不简单啊。”

李勃孜道:“我也觉得奇怪,想在南山别苑刺杀尹球,就算是破魂境的高手也只有死路一条吧,除非……”


The End

发布于:2021-02-18,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冰筹翡翠玉石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